当前位置:

杨毅:莱昂纳德终究不是邓肯 完美领袖只是幻想

在完成交易三周之后,莱昂纳德通过圣安东尼奥报纸发出了给圣城的公开信,言简意赅。千言万语,化作两个字:谢谢。莱昂纳德说,他会永远记得圣安东尼奥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们。反正,看你怎么理解。你想要从里面读出些情感,那里面就有;你要觉得这里面什么都没有,那就没有。

正好,我想继续写莱昂纳德。两三周以前,写了莱昂纳德和德罗赞交易三部曲。本来说好了还要再写,因为我先前看了一篇圣安东尼奥当地记者的文章,写的有意思。他写了一个这样的故事。

故事很小。与其说是故事,不如说是细节。

说圣安东尼奥当地最大的一家报纸,叫SA Express News,这家报纸的马刺队跟队记者,名字叫杰夫·麦当劳。杰夫·麦当劳采访马刺队已经好多年了,主场客场,风雨无阻,基本没缺席过。自从莱昂纳德2011年进入联盟,杰夫麦当劳就一直采访他。上赛季,杰夫·麦当劳又写了莱昂纳德的报道,也引起了国家媒体的注意。有一家覆盖全国的电视台来找莱昂纳德做1对1专访,记者是这么开口的:我知道你是这么跟杰夫说的……

莱昂纳德反问:谁是杰夫?

就是说啊,这位马刺随队记者,天天在球队里混,莱昂纳德见过他无数次,不知道接受过多少次他的采访,但莱昂纳德不知道,也从不关心他叫什么。

当然,这个话题还可以延展到运动员和媒体的关系。在中国,采访制度不健全,对记者的工作不够尊重,媒体要想拿到新闻,就得和运动员处好关系,就得跟运动员一块儿喝一块儿玩。谁跟运动员喝的多谁厉害。在NBA,采访时间、地点、运动员接受采访的工作义务,被规定的非常明确。所以记者和运动员不是非得交朋友。大家就是保持工作关系,彼此尊重。但即便如此,一个跟队多年的随队记者,也肯定是球队里的老熟人。他天天采访你,在你眼前转,你怎么也知道他叫什么吧。

这篇文章举了一个反例。跟莱昂纳德互换的德罗赞,大伙儿都知道,是一个抑郁症患者,但他的情商和沟通能力比莱昂纳德强多了。今年季后赛期间,猛龙队随队记者道格·史密斯生病住院,德罗赞还给他发了短信,祝他早日康复。如果是莱昂纳德,就算哪个多年随队记者突然消失了,他也不会关心和察觉。

这就是莱昂纳德,我们平时在电视转播里不会知道的莱昂纳德。

所以说莱昂纳德和马刺的漫长僵持期里,莱昂纳德自己从不出来说话,都是他舅舅和经纪人出面,好多人说莱昂纳德不够担当。看了这个故事,你还会觉得是莱昂纳德故意躲着不担当吗?他就是这样的人啊。他本质上,并没有和外部世界的交流欲望。作为一个成年人,也缺乏基本的交流能力和技巧。

这篇文章里,有几行语句是这么说的:2014年,莱昂纳德赢得总决赛MVP并逐渐成为球队主将之后,因为他的安静和低调,很多人期待他成为下一个邓肯。但真相是,虽然邓肯也不爱在公众面前说话,但他是一个更衣室领袖,他有奇妙的幽默感,他的个性很有标志性。莱昂纳德就完全不同了。人们想跟他谈论什么时候,他总是毫无反应。

我来总结一下这些语句:莱昂纳德的性格,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团队的领袖。

但这一点,即便是国内最忠实的马刺球迷都不知道。他们都以为,莱昂纳德就是上天赐予马刺的又一个邓肯。

段旭是这么写的:我曾经以为你天生就应该是“我们家孩子”。我在很多文章里写过,你血管里流淌的简直就是银灰色的血液。我曾经写过这样的句子:如今,邓肯退役的第一年,卡哇伊成为圣安东尼奥的头号宠儿。我们不怕宠他,因为我们知道,他绝不会骄傲。为此,我们骄傲。

可事实上,他和我一样,并不了解莱昂纳德。我们不知道莱昂纳德竟然木讷至此,也不知道,在木讷的外表下,这个孩子存有怎样的自我和欲望。莱昂纳德的舅舅说,他们从未感到在马刺队享受过超级明星的待遇。这句话告诉你,他想要超级明星的待遇,他认为这是他应得的,他的内心是骄傲的,他的身上打着时代的标签,而不是马刺的烙印。而所有这一切,我们都不知道,都与我们想象的完全相反。

最终,很多马刺球迷感到自己受到了伤害。难道是莱昂纳德伤害了你们吗?其实并没有。是你天然的愿景和想象伤害了你,是你以为的伤害了你。

同样,当你回头去看,当年曾让你泪流满面的情节,你感到自己被深深感动了。其实我们不过是自己感动自己。

回头一看,还是挺美好。我们都有做梦的权利。只是梦醒时分,知道那是梦就好。该吃早饭吃早饭,给自己多加一个卤蛋。

本文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:杨毅侃球

免责声明: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相关新闻